信保业务如何防暴雷?监管“一严再严”

admin 保险 , , , ,

  特约作者:保契

  近一年,各大保险公司的信用保证险业务频频暴雷,几乎使该险种沦为烫手山芋。今年上半年,“老大哥”人保财险的信保业务更是承保亏损逾29亿,然而公司的假黄金案“踩雷”事件却还不知道如何收场。 

  这些暴雷案例多少为信用保证保险蒙上一层阴影。有鉴于此,今年5月,银保监会在发布了《信用保险和保证保险业务监管办法》(以下简称“办法”)。

  但这还不够。消息显示,银保监会还进一步配套修订了信用保险和保证保险业务统计制度,计划于2021年1月1日起施行,报送频度为月报。该制度需要统计的内容为两张表格:信用保险分险种数据统计报表、保证保险分险种数据统计报表。

  如果公司无故晚报,或多次错报、漏报、瞒报,银保监会将建立黑名单制度,适时通报批评。

  01

  中华财险和太平财险的上海分公司信保业务均被通报

  这份定期报送的统计制度,能否解决信用保证保险尤其是融资性信用保证保险业务曾一度出现底层资产复杂、风险难以控制、风险敞口过大等问题?

  综合年内监管部门发布的信保业务违规情况来看,主要表现为保额及保险责任“缩水”,未按规定使用备案保险条款等。此前银保监会就通报过中华财险和太平财险信保业务违规的情况。

  4月16日,中国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以下简称“消保局”)发布通报称,自2019年5月以来,中华财险保证保险投诉集中爆发。经调查,中华财险上海分公司在承保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信用贷款保证保险业务中,存在三项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

  一是未在收到消费者理赔申请后告知消费者理赔程序和所需材料,也未在合同约定时间内作出是否赔偿的核定。

  二是与不符合互联网金融相关规定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开展信用贷款保证保险业务。

  三是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或者备案的保险条款。中华财险向监管部门报送的信用贷款保证保险条款的被保险人为“(一)经银行监督管理部门批准开办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二)依法设立的小额贷款公司”,但其承保的信用贷款保证保险的被保险人为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个人出借人。

  此外,根据上海银保监局4月17日披露的2020年1-3号罚单,中华财险上海分公司存在两项主要违法违规事实,一是自2018年5月起,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的保险条款;二是自2018年7月起,委托未取得合法资格的机构从事保险销售活动。上海银保监局责令其改正,处罚款共计80万元,停止接受信用保证保险新业务共计2年。

  事实上,在2019年,就有媒体报道过中华财险因保证保险踩雷。当时,其合作的上海P2P平台厚本金融涉嫌经济犯罪被立案,实控人陆泳或也在接受调查,产品兑付存疑。而为厚本金融提供“借款人履约保证险”的中华财险受到牵连。此次被罚及被点名,是为“前世”买单,更为其他险企做出了警示。

  保险公司还有一次不是“踩雷”,而是“埋雷”的案例。今年7月28日,消保局还曾发布通报称,太平财险通过补充协议更改备案条款,将保险金额缩减至原金额的2%。

  通报中提到的这份保险,是太平财险上海分公司与某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简称租赁公司)签订《二手车商融资项目贷款履约保证保险合作协议》(简称《协议》)。

  通过签订上述《协议》的《补充协议》,太平财险上海分公司实际承担的总体赔偿责任从保险金额1.68亿元变成了实收保费的110%,即348.3万元,二者差额近1.65亿元。保险责任这般“缩水”的行为,严重侵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公平交易权、依法求偿权等基本权利。

  02

  保证险退出非车险前三大险种 发力信保仍需严控风险

  信用保证保险,以履约信用风险为保险标的,分为非融资性和融资性两类。融资性的险种增长较快且风险更高。从费率看,信用保证保险的费率在百分之几,高出一般企财险一到两个数量级,多数保险公司承保期限为一年至两年期。

  由于信用保证保险高费率、期限短,并且市场需求巨大,此类产品对保险公司提升保费有很大诱惑力,这也是许多财险公司花大力气承保,使信保业务发展迅猛的原因。数据表明,1月至4月,融资性信保业务大幅增长,个别公司增幅甚至超过200%。

  然而暴雷事件频出,今年财险领域唯一两个出现保费负增长的险种均为信保业务。上半年,信用保险原保险保费收入92.84亿元,同比下降7.17%;保证保险原保险保费收入368.57亿元,同比下降1.07%,已退出非车险前三大险种行列。

  承保利润上,上半年信用保险亏损16亿元,承保利润率为-17.31%;保证保险承保亏损达到79.43亿元,承保利润率为-24.34%。这和今年新冠疫情、经济下行,造成社会信用风险进一步提升不无关系。

  今年,银保监会财险部在向各财险公司下发的《监管提示函》中指出,“一些独立风控能力不强的公司,心存侥幸开展业务,对借款人的风险审核管控主要依赖合作助贷机构,以协议方式将核心风控环节委托助贷机构,并要求其提供相关反制措施或兜底承诺。”

  值得注意的是,监管部门在加大风险防控的同时,也在努力挖掘信保业务的服务价值,比如通过对融资性信保业务设置弹性限额的方式,鼓励保险公司为普惠型小微企业提供融资增信支持,通过适度调整业务类型,支持保险公司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探索发展新业务领域。

  然而充分发挥信保功能,首当其冲是要提高风控能力,实现渠道是大量数据收集及运用科技手段建设风控系统。市场调查表明,目前大部分保险公司拥有较多的车险、寿险、健康险等信用弱关联数据,对信用风险预测帮助不大。

  因此保险公司必须尽可能多地获得客户真实、完整的数据,数据来源可包括人行征信数据以及工商、税务、市政等,用这些数据勾勒客户的风险画像,并建立独立、有效的风控模型。除了借助保险公司拥有的大数据来打造风控技术之外,也可选择与第三方科技公司合作,增强风控实力。

  据了解,监管部门要求保险公司经营融资性信保业务必须接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但目前已完成接入的保险公司并不多,已经接入的包括中国平安中国人保、中国信保、众安保险、阳光保险、华安保险等。

责任编辑:杨帆 SF034

You May Also Like..

蚂蚁集团上市 相互宝成为绊脚石?三重尴尬可能引发“被剥离”!

  原标题:蚂蚁集团 上市,相互宝成为“绊脚石”?三重尴尬可能引发“被剥离”!

3600亿方正“选婿”!珠海国资PK泰康保险谁赢?

  “珠海国资+中国平安 ”、“泰康保险+武汉国资”,北大方正重整管理人会pick谁当战投呢?

10月23日保险日报:银保监会出台降低企业负担行动方案

  10月23日保险日报  1、剑指银保收费乱象 银保监会出台降低企业负担行动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