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山泉和汇源的不同道路:一边是上市首富 一边是退市老赖

admin 港股 , , , ,


农夫山泉和汇源的不同道路:一边是上市首富 一边是退市老赖

农夫山泉和汇源的不同道路:一边是上市首富 一边是退市老赖

  出品|三言财经

  作者|丰收

  9月8日,农夫山泉在香港上市。这家成立于1996年的老牌饮用水生产企业,在二十多岁时进入了新的节点。

  农夫山泉在资本市场受到热捧,开盘即上涨超80%。按开盘价计算,公司上市总市值已高达4453亿港元。

  据了解,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持有农夫山泉84.4%股份,此外他还持股万泰生物74.23%股权。他持有两家公司市值4478亿港元,折合578亿美元,超马化腾和马云成为中国新首富。

  不过,盘中涨幅收窄,农夫山泉市值回落到3700亿港元左右。钟睒睒的首富宝座仅仅坐了半小时。

  尽管首富身份转瞬即逝,但是上市即首富的话题性还是引来热议。

  与农夫山泉高光时刻对比,曾经饮料行业的另一位王者汇源也被人作为对比再次提及。

  2007年,汇源作为香港新春第一股成功上市,受到了全球投资者的热烈追捧,筹资规模达到24亿港元。2007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汇源创始人朱新礼位列第91名,上榜资产61.3亿人民币。

  当时汇源也是风光无几,再加上后来可口可乐曾开出179.2亿港元高价要收购汇源,汇源似乎走上了人生巅峰。

  但后来的事情出乎意外,收购被叫停,汇源也因为违规借贷等种种原因陷入困局。在2018年汇源开始停牌,20个月后联交所决定取消汇源的上市地位。

  朱新礼也陷入一系列麻烦,对此被列为被执行人,成为“老赖”,巨额资产被冻结。

  同是饮料行业的巨头,一个上市,另一个无奈退市,一个创始人成了首富,另一个却被列入老赖名单。

  命运的辗转变化让人唏嘘,这其中又有不少的故事值得我们思考。

  汇源的命运颠倒

  退市和老赖

  创办汇源之前,朱新礼是有着“铁饭碗”的公职人员。

农夫山泉和汇源的不同道路:一边是上市首富 一边是退市老赖

  1992年,受改革浪潮的鼓舞,他毅然下海创办了淄博汇源有限公司,也就是汇源集团的“前身”。

  1993年10月,朱新礼只身一人带着进口设备生产的浓缩果汁,背着山东大煎饼,前往慕尼黑,竟然奇迹般签下500万美元浓缩果汁出口合同,由此掘得人生的第一桶创业金。

  此后,汇源浓缩果汁相继出口到30多个国家和地区。1994年10月,朱新礼带领30人的队伍正式创办了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

  当时市场是健力宝和可口可乐这些汽水饮料的天下,果汁的市场开拓难度极大。

  1995年汇源成功上市推广250ml 100%纯果汁,不到半年,又推出了1L家庭装纯果汁。

  又在央视花费7000万巨资打广告,汇源也因此获得大发展,销量成倍的增长。

  据了解,1998年其销售额达到5亿多。此后,汇源每年以100%-200%的速度增长。到2000年销售额超过10亿,市场占有达到23%,是第二名的近十倍。

  据万得数据,汇源果汁的利润高点在2007年,当年归属普通股东净利润6.4亿元。

  而就在这一年,汇源成功登陆港股市场,这一年汇源登上巅峰。

  在2008年,轰动一时的可口可乐对汇源的并购拉开帷幕。而这也被认为是汇源由盛至衰的转折点。

  为了配合收购以及提高资产评估价值,朱新礼开始汇源进行大调整。

  首先,汇源在2008年砍掉了花了10几年建立的销售体系,员工人数从9722人一年之内降到了4935人,销售人员3926名减少至2520名,又被压缩到700人。

  与此同时,朱新礼把重金投入到了上游,在多地建立了水果加工基地,发展水果品种,改造以及深加工。2个月之内就投入了20亿元。

  但是事与愿违,2009年3月,商务部依据《反垄断法》叫停收购案,当年3月18日,汇源果汁宣布由于没有通过反垄断审批,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的计划失败给汇源果汁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而此时,汇源果汁公司不得不重新建立销售渠道,公司业绩开始大幅下滑。当年公司净利润增速同比下滑15.07%。

  2012年汇源首度出现亏损,此后汇源亏损逐渐扩大,不得不售卖资产。2015年就出售北京汇源、江西汇源等9家公司,合计18.12亿元。

  业绩下滑,来回折腾也损失了大量资金,汇源的负债越堆越高。2017年中报显示,汇源的总负债超过110亿元,而这些总负债中近100多亿又是通过银行、融资租赁、公司债券等方式获得的,利息负担很大。

  而朱新礼的大农业又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再果汁主业的下滑,汇源在危机中越陷越深。

  2017年8月-2018年3月,汇源向朱新礼的另一个关联公司提供了42.75亿元的短期贷款。这笔贷款已经超过了汇源资产的8%,但汇源并未披露,2018年4月3日汇源停盘。港交所规定,如果无法于2020年1月31日前满足复盘条件,汇源会被取消上市地位。

  这笔违规贷款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对汇源的影响在逐步扩大。

  因为停牌,汇源果汁2017年年报、2018年年报、2018年中报以及2019年中报至今也未披露。

  同时,汇源果汁也被调出恒生综合小型股指数成份股等多个指数及分类指数名单,同时被调出港股通标的名单。

  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到2016年的三年里,汇源果汁的负债规模分别达到了65.35亿元、76.62亿元、99.95亿元。2018年初,汇源果汁发布的未审计账目显示,截至2017年底,汇源果汁负债总额达到114.02亿元。

  2019年汇源谋求第二次卖身,但是最终还是夭折。汇源在公告中称,认为进行交易的条件可能尚未成熟,终止了与天地壹号等企业的合作。

  同时,朱新礼还被法院6次列为被失信人、4次被限制高消费,成了人们口中的“老赖”。

  最终复牌无望,今年2月14日汇源黯然退市。

  从国民果汁品牌到陷入危机,大起大落之间,汇源也看着农夫山泉们慢慢超过自己。

  而从农夫山泉正向我们展示另一个走向巅峰的故事。

  农夫山泉的高光时刻

  上市和首富

  在大概同一时期,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开始创业。

  钟睒睒生于1954年,创业前曾在报社担任记者,后来下海潮兴起,便开始经商。

  1993年,他创办养生堂有限公司,赚到了第一桶金。

  1996年钟睒睒在杭州投资创立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凭借媒体出身的背景,他深谙营销之道。

农夫山泉和汇源的不同道路:一边是上市首富 一边是退市老赖

  “农夫山泉有点甜”的广告语可谓是家喻户晓,作为进军纯净水的第一步钟睒睒算是旗开得胜。

  而为了“制造”新品类,2000年农夫山泉开始宣称天然水比纯净水更健康,并做了个水仙在天然水中生长更快的实验来验证。

  争论的焦点之一是健康水中是否应该含有矿物元素。这背后,是中国瓶装水两大类别之间的激烈角逐,一类是以怡宝、娃哈哈为代表的纯净水,以及纯净水的升级版“矿物质水”。另一类,则是以农夫山泉为代表的天然水和矿泉水。

  当时全国绝大部分的都是纯净水,就连农夫山泉一开始也是生产纯净水的。

  一时间农夫山泉成了纯净水行业的公敌。而农夫山泉则趁机宣布不再生产纯净水,只生产天然水。

  农夫山泉为此又创造一条同样家喻户晓的广告语“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

  而从这开始,关于农夫山泉伪科学的争议就开始。但在饮用水行业这场大辩论中,农夫山泉已经打出了名气。

  此后,农夫山泉开始在多地寻找水源地,先后拿下吉林长白山、湖北丹江口、广州万绿湖等水源地。

  农夫山泉也从饮用水向其他品类拓展,2003年推出农夫果园果汁饮料品牌,以及那句魔性的广告语“喝前摇一摇”。

  不过,后来康师傅推出“矿物质水”,反超农夫山泉。此时,钟睒睒又玩出了新概念“天然弱碱性水”,并引发了行业酸碱度的争论。

  争论之后,农夫山泉再次“胜出”,“碱性水好于酸性水”的玄学理论被消费者接受。

  依靠一系列营销事件,农夫山泉作为了瓶装饮用水的龙头宝座。据统计,2012年至2019年,农夫山泉连续8年位居中国瓶装饮用水市场占有率第一。

  据农夫山泉公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农夫山泉在2019年创下了240.21亿元的营收,其中净利润更是达到了50亿元,净利润率高达20.6%。

  据悉,这样的利润率可以与利润率居前的白酒企业一较高下,农夫山泉也因此有了“水中茅台”的称号。

  对于农夫山泉来说是不差钱的,此前公司也多次表示没有上市需求。但在疫情之下的2020年,农夫山泉却意外地选择了上市。本次上市农夫山泉募资规模预计为10亿美元,规模也不是很大。

  值得注意的是,招股书显示农夫山泉向股东的派息支出从2017、2018年的3.67亿元暴增到2019年的95.98亿元,三年派息总金额超过百亿元。

  有媒体计算,按照钟睒睒直接或间接持有87.4%的农夫山泉股份,理论上在2019年和2020年3月两次派息中,钟睒睒可以直接获得分红近84亿元。

  可以说,大部分派息都进入了钟睒睒口袋中。

  但是尽管如此,农夫山泉上市还是阻挡不了市场热情,认购期间参与农夫山泉打新的投资者曾一度“挤爆”多家券商服务器。

  港股开盘后,农夫山泉一度爆炸超80%,钟睒睒一度成为中国新首富。

  从某种意义上来看,汇源和农夫山泉都是在上市时期达到了一个高峰,当年的汇源也曾像现在的农夫山泉一样威风凛凛,随着时间推移,同样的命运颠倒又是否会重现?

  未来的故事

  是否又是一个循环

  在饮料行业中,追赶、超越、落后是时有发生的事。

  汇源已然风光不再,业绩和发展态势不容乐观,处在下落的过程中。

  对于汇源的衰落,业内分析人士认为是资本运作和业务经营压力共同的叠加结果。

  当下财务危机是汇源面临的最大困难之一,谋求资产重组是当务之急。

  此外,随着行业新贵的崛起,汇源在产品和运营上的压力也倍增,汇源似乎已经与年轻人越来越远。

  根据市场数据,2018年汇源纯果汁市占率第一,但份额已从2017年的45%下降至35%,在中浓度果汁领域,汇源份额从2017年的26%下降至21%。与此同时,农夫、味全等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都有大幅提升。

  在业界人士看来,相对低效的销售渠道,也是制约汇源发展的一个因素。裁撤又重建的销售体系也面临着改革的压力,这都是汇源接下来要面对的难题。

  而对于农夫山泉来说,包装饮用水水产品农夫山泉占到总营收的60%,茶饮料产品、功能饮料产品和果汁饮料产品三大业务线分别占到总营收的13.1%、15.7%和9.6%。

  近年来,虽然农夫山泉也在不断扩大产品线,但多方出击未能尽如人意。

  尽管农夫山泉饮用水产品毛利率高达60%,但是发展多年国内的饮用水市场已经接近饱和,已经触及到天花板。

  而且在饮用水市场,有怡宝、百岁山、娃哈哈、康师傅等不断追击。

  在多元化饮品市场又有元气森林等新生玩家,农夫山泉如今的饮料产品已经略显老态,而要争取年轻消费者的喜欢,农夫山泉还需要更多能挑起大梁的产品。

  有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农夫山泉旗下茶饮料、功能饮料和果汁饮料带来的收入分别下滑21.2%、40.9%和13.6%。

  目前,农夫山泉仍然是行业的王者,但接下来的事谁又能预料。

  说不定未来的某天,汇源的故事又来一个循环。

责任编辑:陈诗莹

You May Also Like..

蚂蚁AH发行价大约68.8元 AH总市值20902亿元人民币

  10月26日消息,蚂蚁集团发布公告,公司A股发行价格68.8元,H股发行价格80港元,折合68.85元人民币。H股将以每手50股H股进行买卖,H股的股份代号为6688。根据港股公司每股80港元,港股入场费为4040港元。

蚂蚁是家金融公司:39%收入来自微贷 16%来自理财平台

雷帝网雷建平 10月26日报道最近抨击金融机构的阿里创始人马云又火了。马云说,金融的本质是信用管理,必须改掉金融的当铺思想,依靠信用体系。今天的银行延续的还是当铺思想,抵押和担保就是当铺。抵押的当铺思想,是不可能支持未来30年世界发展对金融的需求的。

高榕资本宣布募资超100亿 专注于新消费与新技术

雷帝网乐天 10月26日报道高榕资本今日宣布本年度美元与人民币基金募集情况,新募资总规模折合人民币超100亿元,其中,第五期美元基金规模为11.5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