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骑手每一次的疲于奔命 都化作千亿巨头财报数据

admin 港股 , , , ,

  外卖骑手每一次的疲于奔命,都化作千亿巨头财报数据

  来源:金融投资报

  金融投资报记者 梅婧 陈美

  网络上的喧嚣并没有延伸到生活里。

  日前,一篇名为《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文章刷爆朋友圈!网络上舆论纷纷,热度持续高涨。

  与此同时,被送上热搜的外卖骑手们一如既往奔波在大街小巷中,盘算着能接多少单,能否在标准时间内送达,如何避免被扣钱。

  “没听说过这事啊,不过,我们本来就算是高危职业,时间太紧了。”面对着《金融投资报》记者采访,多数外卖骑手如是表示道。

  然而,无论网上舆论有多热闹,外卖骑手们仍在系统算法与数据驱动下疲于奔命,化成千亿巨头财报中一个个冰冷的数据。

  1

  被扣钱的骑手

  9月9日午间,正值外卖送餐高峰期。成都武成大街与庆云南街交界处的红绿灯口,不时有多个外卖骑手飞驰而过。记者注意到,一名美团骑手左右看了下立刻冲过去,而当时正值红灯。

外卖骑手每一次的疲于奔命 都化作千亿巨头财报数据

  (一骑手闯红灯送外卖)

  “没办法,时间太紧了,哪怕只超时一秒,都要扣一半的钱。”这名众包(兼职)骑手告诉记者:“我上个月已经被扣了400多元,到手收入也就4000元的样子。”

  注意,即使是顾客表示理解并给五星好评,美团外卖照扣不误。如果被差评,处罚50元起步;被投诉将罚款500元。

  相比之下,饿了么是分时段扣钱。有骑手告诉记者:“超时几秒不扣钱,1-5分钟扣三分之一,5-10分钟、10-15分钟扣得不一样,超时长就拿不到钱。”

  尽管如此,饿了么骑手仍表示必须抢时间:“扣钱虽没有美团多,但派送时间比美团短。比如我这四个单子,从取餐到配送必须在半个小时内全部完成。很多时候要等商家准备,压缩了配送时间,很容易超时,扣钱也常见。”

  相比之下,全职骑手扣款机制没那么严格,但却会面临着派单过量的窘境。

  派单过量,即在订餐高峰期或大雨等天气恶劣时,单量暴增,众包骑手可以不接单,但全职骑手会被系统自动加单,从而导致派单时间紧张。

  在成都时代百盛前,一位跑了美团外卖三个月的骑手叫苦:“紧张时,系统会20分钟自动派10个单给你,相当于强制接单。相当于平均2分钟一个单,你说能完成吗?”

  “所以在午高峰这一时间点上,只能是超时派送。”上述外卖骑手表示。即使面临着顾客投诉,该外卖骑手也无奈地表示,“这没办法,我们确实派不过来。”

  在采访中,几乎所有快递骑手表示,即使是再熟练的老手,超时都难以避免,天气、交通、路况乃至商家顾客等个人因素,都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我干了五年,只在熟悉的片区派送,上个月跑了500个单子,都有20多个单子超时了。”一位骑手表示。

  《金融投资报》记者还了解到,目前成都美团骑手一单平均下来赚5元,月工资基本在4000-5000元,高一些的为6000-7000元。

  一名美团骑手称:“现在差不多是5元一单,扣一半就只有2.5元。以前赚的要多一些。现在骑手多了,单子也不好抢。”

  “已经很久没听到说某人收入上万的事了,在成都如果想收入上万,至少要送2000单以上,且不能超时、被投诉,强度非常大。”另一名骑手补充道。

  2

  写罚单的交警

  《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指出,在指在外卖系统的算法与数据驱动下,外卖骑手疲于奔命,导致他们违反交规、与死神赛跑,外卖员成了高危职业。

  在成都红星路三段路口,《金融投资报》记者刚好遇见了被交警抓住的外卖骑手。

外卖骑手每一次的疲于奔命 都化作千亿巨头财报数据

  据了解,这名骑手在春熙路街道逆向行驶。“教育后,我给予了该名小哥10元的罚款。”上述交警称。

  据交通法第八十九条显示,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可处以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

  “其实,我们也知道外卖小哥很辛苦。但逆向行驶属于严重违规,我们必须罚款并给予教育。主要是害怕小哥出交通意外事故。”该名交警补充到。

  《金融投资报》记者了解到,在外卖这一新生业态兴起之后,外卖骑手的交通违法案例和交通事故也聚集增加。仅2020年5月,深圳交警查处外卖送餐行业交通违法高达18924宗。

  其中,逆向行驶、闯红灯、超速、占用机动车道等成了外卖骑手最常犯的交通违法行为。“送餐员没有不闯红灯,不走机动车道的。”一位骑手如是称。

  交警和业内人士均认为,这样做不仅威胁着外卖小哥的自身安全,他人的人身安全也不能保障。

  一位刚好在成都IFS逛街的市民就对记者表示,“外卖小哥的速度一般都很快,如果走在比较窄的人行道,一下子冲出来我会吓一跳”。

  对此,外卖小哥们自己也承认有时会为了准时派单,而忽视交通规则。

  成都总府路一名骑手不好意思地称,他平时一般都会遵守交通规则,但紧急时难免出现违规情况,“配送时间很紧,如果客户不满意,罚款多相当于倒赔钱。所以,情急之下,要么赶时间违规驾驶,要么就因差评被罚款,左右为难。”

  3

  搞不清的保险

  对外卖骑手来说,扣钱只是小打小闹,出事故才是他们最为担心的。

  “最害怕听到出事故,每天我上班前,我女儿都会给我一个拥抱说‘爸爸平平安安回家’,我知道抢时间容易出事故的,但没办法,为了生活。”提及交通安全,武成大街一位骑手眼圈红了。

  今年7月5日中午12点左右,成都成华区双桥路一辆渣土车右转时碾压一辆电瓶车,致一名女闪送骑手当场死亡。

  这一事件在当时外卖骑手中造成了很大震动,尤其是四川电视台新闻现场报道中表示“闪送”公司称是否算工伤还需认定。

外卖骑手每一次的疲于奔命 都化作千亿巨头财报数据

  《金融投资报》记者了解到,目前美团和饿了么平台均对外卖小哥购买了保险。然而,很多外卖骑手们并不清楚保单具体内容和赔偿范围。

  如上述骑手表示:“我们这买的是第三者责任险,算下来一个月上千,主要针对在配送过程中导致第三者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至于有没有骑手的意外险,不大清楚。”

  另一位饿了么骑手表示:“平台买的是一天3元的意外险。不是平台出钱,而是从我们工资扣,每天扣3元,出了意外能陪多少不知道。”

  在成都红星路时代百盛前,另一位跑了三个月外卖的骑手在听到“保险”两字后直接笑了。

  他直言不讳表示:“要是真出了事,平台又会负多少责任?保险公司具体赔多少?目前都不清楚,我也没看到具体规章制度。”

  据该名骑手介绍,在配送过程中,外卖员难免会有一些小擦挂。“很多时候,小碰撞自己就解决了。如果遇到大的事故,不知道该怎么办。”

外卖骑手每一次的疲于奔命 都化作千亿巨头财报数据

  (不少骑手都会在送餐过程中看手机,容易导致事故发生)

  因此,在很多骑手看来,保险更多是赔偿第三者,而自身难以得到保障。“如果真出事情,对于公司(美团等平台)不会抱太大希望。生活,真的只能冷暖自知。”上述骑手表示道。

  4

  靓丽的财报

  外卖骑手的生活仍在继续,而网络上对此热度还在持续发酵。

  在《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文章刷屏后,美团沉默,饿了么则给用户出了一道选择题:你愿意多给我5分钟吗?

  网友们炸了,明明是平台机制有问题,企业却避重就轻,把矛盾转到消费者身上?!

外卖骑手每一次的疲于奔命 都化作千亿巨头财报数据

  不少网友一针见血:平台怎么不设置个少赚5%,却把刀子往消费者手上递。多五分种,这个时间不会更多接单么,他们就不会闯红灯了么。

  9月9日下午,上海市消保委副秘书长唐健盛分析认为饿了么的声明有逻辑问题!其称,外卖骑手的关系是跟企业的关系,外卖骑手相关的这些规则也是企业来定,是平台定,和消费者没关系!

  事实上,平台的利益才是矛盾的最根本所在。外卖配送,主要竞争力在于更短的送达时间,因此,骑手在单位时间内配送更多的订单,平台的利润就越多。

  利益驱动下,平台通过算法一方面给骑手“超时就要受罚”的规则;另一方面,也给予骑手不超时接更多单子收入就会高的甜头。

  可以说,平台早就将配送配送链条上各个环节参与者利害关系摸得清清楚,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系统,造就了高效率、高强度的运转流程,从而实现一路开疆拓土,最终成长为千亿巨头。

  据Trustdata统计数据,2020年第一季度,美团外卖的市场交易份额达到了67.3%,而饿了么为30.9%。可以说,即使当年外卖平台的“百团大战”惨烈还历历在目,但行业集中度加速提升,巨头格局已成。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互联网行业人士接受《金融投资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团这样的打法一点都不意外,商场如战场,当年美团就凭着效率在百团大战中杀出重围,高效率、快速扩张是致胜法宝。为了利益,可以最大限度榨取配送体系上参与者的潜力。”

  私募基金经理吴悦风在谈及此事时也称,对效率的极致运用已经刻入美团的基因之中,无论对于公司还是骑手都是如此,很难有其他路可以走。

  据了解,美团外卖,其平台日订单量超过4000万单,智能调度系统每小时路径计算可达数十亿次,每一个订单的背后都是大量的机器学习和运筹优化等问题。

  在这个冰冷的过程中,没有夏季的暴雨,没有意外突发,亦没有无数骑手的生死疲劳,但却有真金白银的利益。

  有数据显示,美团共计近300万外卖骑手(2020年上半年官方数据计),假设每人每天平均工作10小时,每消失两分钟,就意味着美团营收与利润至少提升17%。

  当数以万计外卖员绞尽脑汁避免超时而被扣钱之际,美团CEO王兴正意气风发面对着华尔街的精英。

  美团点评第二季度营收247.22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8.9%,净利润则为22.1亿元。在此后的分析师会议上,王兴将外卖骑手成本降低称为本季度经营利润增长的一个重要原因。

  具体表现为季节性因素带来的成本降低、配送网络的进一步加强和疫情对劳动力市场负面影响下的供需关系,即外卖骑手人数充裕。

  或许可以这么理解:你不想干,有的是人干。

责任编辑:陈志杰

You May Also Like..

失意百富榜?正荣欧宗荣家族财富真相

  撰文|张银银&编辑|欣欣然  2020胡润百富榜,大家关注的热点好像和往年有点不一样:

岑智勇:射击之星现 恒指料25000点前有阻力

  昨天恒指高开后,初段高冲至 24903点后回软,全日波幅 249.84点。恒指收报 24754.42点,升184.88点或0.75%,成交金额 1095.04亿元。国指收报 10077.78点,升89.45点或0.9%;上证收报 3325.02点,跌 3.08点或0.09%。港股走势优于A股。

交银国际:国泰航空目标价5.71港元 维持中性评级

  交银国际 发布报告,国泰航空 (00293-HK)于10月21日宣布,集团将裁减约8,500名员工(约占员工总数的24%)。总体而言,该行预计国泰在21年仍会有员工饱和的问题,因为总员工数仍将维持在卫生事件前水平的约80%,而运力则徘徊在低于30%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