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艾侃股:资金去哪了?啥时会回来?

admin 专栏 , , , ,

      文/新浪财经首席评论员 艾堂明[微博] 微信公众号:老艾股学堂(laoaigxt)

老艾侃股:资金去哪了?啥时会回来?

  震荡了一天,小幅收红。

  其实已经很不错了,深成指已经两连阳了,创业板涨超1%,说明已经在反弹的路上了。

  特别是欧美股市的血雨腥风相比,A股的表现简直就是全球最佳了,即使是港股盘中的跳水,都没能把A股拉下水。

  说明A股真是跌不动了,往下空间有限。而且今天又是缩量,仍是地量见地价的形态。

  昨天说茅台帮我们砸了个黄金坑,这两天有很多人往坑里跳,不是跳火坑,而是进去抄底,这也是今天跌不下去的原因。

  说到欧美股市,那是自己作的,中国把作业写得那么好,他们都抄不好,导致疫情反扑,多个国家单日确诊人数呈爆发式增长,数倍于今年4月份第一波疫情时的高峰水平。

  面对严峻的形势,多国管控措施再次升级。专家认为,封锁措施升级或将延迟欧元区经济复苏,欧洲经济面临“二次衰退”风险。

  而中国呢,上午公布的一组经济数据再次证明了咱们一枝独秀。9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10.1%,三季度利润增长15.9%,企业盈利状况逐季好转。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中国前进的速度本来就很快,欧美又被病毒拖着向后退,这比赛还怎么玩?没办法,这就是国运!

  虽然股市还没有跟上来,没能完全反应中国的经济复苏,但该来的一定会来。股市和经济不同步是常有的事,这也是A股的特色,大家回顾一下A股30年的历史就知道了。

  对于A股来说,更多的是靠资金推动。近期表现萎靡,就是资金没跟上。看看近期的成交量,再次萎缩到五六千亿的水平,是撑不起盘面的。

  虽然目前是黄金坑,虽然是地量见地价,但要从坑里爬出来,走出一波持久行情,必须要逐步放量才行。

  钱都去哪了?

  参与蚂蚁集团的申购只是其中一个因素,因为所需的资金并不多。

  据昨晚的公告,按68.80元/股的发行价计算,A股超额配售选择权行使前,预计发行人募集资金总额为1149.45亿元;若A股超额配售选择权全额行使,预计发行人募集资金总额为1321.86亿元。

  但是战略配售就占了80%,只留了20%给大家打新,最多抽血264亿元,还没有7月份的中芯国际多,所以怕个鸟呢?鸟都不怕,还怕蚂蚁?

  所以周四发行占用的资金并不多,反倒是11月5日上市时,如果交易活跃,接盘者众多,占用的资金反而会更多。但这是相对的,因为有多少资金进去,就会有多少资金出来,有买有卖才能成交。

  另一部分资金最近去炒可转债了,但也没有媒体描述的那么夸张,说什么都赶上沪市股票的总成交了。

  要知道可转债是T+0的,一天可以交易无数次,很多可转债的换手率都高达几十上百倍,几个亿的资金就可以交易出上百亿的成交额。

  而且可转债也开始降温了,今天收盘涨幅最高的也不到50%,连奇正转债这种第一天上市的新债,都大幅冲高回落,说明已经炒不动了,炒作已进入尾声。

  而且已经开始埋人了,有不少可转债都有大涨变脸为大跌。上周那么好的行情,还有人亏掉一套房,这种焖杀行情,会吓退更多的人,退潮是必然的,这也有利于资金回流股市。

  另外有不少资金是在等美国大选结束,提防川普在大选前搞什么小动作。其实也没必要,因为距离大选已经很近了,时间已不充裕了。而且即使川普连任,也会消停一段时间,因为暂时不用骗选票了。而一旦拜登当选,可能废除川普的很多政策,市场必然作出正面反应。

  所以目前就是黄金坑,对于我们来说,耐心等待蚂蚁发行上市,等待美国大选结束即可,因为资金必然会回流。

  而且这几天又是三季报密集发布期,个股机会很多,完全不必理会大盘,继续轻大盘重个股,挖掘个股机会即可。

  震荡行情怎么办?期权期指是应对利器!可以涨时做多,跌时做空,双向操作,再加上T+0交易机制,盘中可以多次波段操作,及时落袋为安,避免股票T+1的尴尬。

  想学习期权期指知识以及实战技巧,可以点击收看新浪理财大学的《老艾聊期权期指》视频课程,有全套方法讲解。(点击试看,99元特惠仍在进行中!)

老艾侃股:资金去哪了?啥时会回来?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老艾股学堂(laoaigxt),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微博:老艾观察)

老艾侃股:资金去哪了?啥时会回来?

 

  (本文作者介绍:新浪财经首席评论员、资深投资人。)

You May Also Like..

美国“大放水”,美债连遭抛售,盛松成:要防止短期投机资金大量流入中国

  意见领袖丨盛松成(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研究院院长)

“中等收入陷阱”的十字路口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付一夫  当前的我们,正处在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

欧洲的浮士德式交易

  意见领袖丨Project Syndicate  本文作者:梅尔文·克劳斯 (Melvyn Krauss)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