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储拍卖降温 玉米要转向了吗?

admin 期货 , , , ,


临储拍卖降温 玉米要转向了吗?

  文丨牛钱网

  近一段时间来,玉米连盘面出现了持续的回调,主力合约也在进行着持仓换月,09合约跌幅较大,2101合约依然支撑较强。从8月6进行的临储第11拍来看,玉米的拍卖出现了降温的迹象,而随着新粮上市的时间逐步临近,玉米上涨要结束了吗?

临储拍卖降温 玉米要转向了吗?

  临储第11拍价格下跌,玉米市场迎来降温

  在8月6日,国家临时存储玉米进入第11轮交易竞价环节,前期高价的玉米出现回调,火爆的玉米终于迎来难见的降温, 7月30日的第10轮竞价交易中,2015年产玉米成交均价为2040元/吨,而从上周第11轮交易结果显示,2015年产玉米成交均价为2005元/吨,每吨成交均价比上一轮下降约35元。

  虽然当前价格出现回调,但更多的原因可能是竞拍人门槛提高的原因,以及高额的资金压力使得贸易商短期内选择集中出货,随着第十次拍卖更改了参拍规则,不少中小型贸易商在默默地出粮,一方面保证资金的回拢,一方面也是担心高位玉米市场崩盘,随着时间的推移,出货量可能会越来越多。另外就是新粮方面,9月上旬华北新玉米开始上市,8月中下旬华中的一些春玉米陆续上市,离新季玉米上市时间越来越近,新玉米要上市,陈玉米还没有消化完,这些都会体现在供应压力上。

临储拍卖降温 玉米要转向了吗?

  玉米价格超过小麦,替代效应开始显现

  在山东地区,玉米当前的价格已经超过了小麦价格,玉米价格高价区已经超过了1.30元/斤,很多企业挂牌价都在1.25元/斤以上,而小麦市场价格则多在1.20-1.25元/斤,这使得近期饲料企业采购小麦用于原料替代的现象开始增多,业内称之为“猪和人抢粮”。随着玉米价格持续上涨,小麦价格也出现了连涨行情,但小麦和大米是国家对价格管控特别严格的粮食作物,预计后市继续涨价将引发政策性的风险;在玉米未完全超过小麦价格之时,饲料替代效应仍然为较为有限,玉米的重点仍然为供需缺口的变化。

  生猪存栏持续提升,玉米消费较为稳健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6月末全国能繁母猪存栏3629万头,同比首次由负转正,比去年底增加549万头,已恢复到2017年年末的81.2%;生猪存栏接近去年同期水平,达到3.4亿头,比去年底增加2929万头,存栏量相当于2017年年末的77%。从生猪出栏情况来看,2020上半年全国生猪出栏25103万头,降幅较一季度收窄10.4个百分点。2020年临储玉米拍卖持续火爆的同时,今年生猪复养的进程也在加快,生猪存栏量逐月恢复,促使玉米饲料需求大幅回升。

  但玉米价格的不断走高,使得终饲料端需求遭受压力,玉米是饲料的主要原料,玉米涨价会增加畜牧行业成本,部分饲料生产商会选择饲料替代,制作的配方首先会考虑成本,如果玉米价格较贵,会选择一些替代原料,但生猪养殖不能不吃玉米,虽然有替代配方,但还是需要支付玉米的部分溢价。从玉米的饲料消费来看,随着四季度生猪存栏预计恢复到往年的同期的水平,当前较高的养殖利润,预计后期对玉米的高位价格还会继续形成支撑。

临储拍卖降温 玉米要转向了吗?

  综合来看,在生猪产能逐渐扩大的背景下,玉米的饲料消费是持续提升的,而玉米的种植面积被大豆挤占,逐年减少,供需存在缺口是玉米上涨的主因;

  而今年草地贪夜蛾以及天灾频繁,贸易商囤货待涨,当前高价玉米已达到超过小麦价格的情况,饲料替代将会逐渐产生,另外重点关注我国进口美国玉米的增量,若持续加大美玉米的进口,后市玉米上涨存在替代、进口、政策三个方面的压力,供需再平衡至后,市场才会彻底转向。

扫二维码 3分钟在线开户 佣金低福利多 临储拍卖降温 玉米要转向了吗?

责任编辑:陈修龙

You May Also Like..

中债资信CBR非金融企业信用债曲线及估值日报-20210127

一、公开市场临近月末财政支出大幅增加, 2021年1月27日人民银行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了1800亿元逆回购操作,维护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具体情况如下:

长安期货:豆油成本支撑强劲 油脂走势仍偏乐观

  观点:  随着美豆期价突破1300美分刷新六年半高位,国内大豆 的进口成本高企,且目前出口仍然较好,南美天气担忧仍在,美豆的强势格局或暂时维持,成本端给予豆油较强提振。国内豆油商业库存连续第三个月下降,虽然本月压榨较2020年12月或有回升,但备货旺季加持下预计库存仍有继续下滑的预期;棕榈 油产地12月阶段性产量继续下降,同时出口环比增幅不断扩大,马来西亚库存的继续去化已较为确定,马棕的强势亦给予连盘棕榈油较大支撑;菜油偏紧供应常态化,库存保持低位。整体来看国内外油脂基本面偏多格局未改,预计本月维持偏强格局,菜油05合约关注10000整数关口的压力。

中债监测周报丨化工行业:原油价格持续在52美元/桶附近波动

声明本报告由中债资信评估有限责任公司(China Bond Rating Co.,Ltd)(简称“中债资信”,CBR)提供,本报告中所提供的信息,均由中债资信相关研究人员根据公开资料,依据国际和行业通行准则做出的分析和判断,并不代表公司观点。本报告中所提供的信息均反映本报告初次公开发布时的判断,我司有权随时补充、更正和修订有关信息。报告中的任何表述,均应从严格经济学意义上理解,并不含有任何道德、政治偏见或其他偏见,报告阅读者也不应从这些角度加以解读,我司及分析师本人对任何基于这些偏见角度理解所可能引起的后果不承担任何责任,并保留采取行动保护自身权益的一切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