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春:被误读的“巴菲特指标”

admin 专栏 , , ,

  意见领袖丨夏春(诺亚控股首席经济学家)

  未来充满不确定性,你仍然可以有所为有所不为。降低高估值国家和个股的配置比率,增加低估值国家和个股的配置比率,把业绩评估的目光放长远,是很不错的选择。

夏春:被误读的“巴菲特指标”

  8月10日,国外财经媒体集中报道了两个数据和一个比率,全球股市总市值经过最近四个月多的反弹,达到了87.83万亿美元,超过了全球2019年底的名义GDP之和87.85万亿美元,也就是全球股市总市值与全球GDP总市值的比率超过了100%。一些媒体就说,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分别是在2008年,2018年和2019年2月,之后股票市场都出现了大跌,言下之意就是接下来股票市场也可能回下跌,重复历史。一些财经媒体还说,2000年也出现了一样的情况。

  我们发现,全球股市总市值这个数据由彭博公司编制,从2003年9月开始,全球GDP总和这个数据来自于世界银行。如果大家多思考一下这个比率,很快就会发现几个问题:

  全球很多国家实际上没有股票市场,按照彭博2016年公布的情况,他们跟踪了68个国家的股票市场,但世界银行统计了189个国家的GDP,所以这样一个比率并不对等,并没有太多的经济含义,只是一个技术指标。

  如果仔细观察数据就会发现,其实在2006年1月这个比率就超过100%了,但全球股市是在2007年10月才开始下跌的。

  全球股市在2011年和2015年都出现了大幅下跌,但是这个比率在当时都远低于100%。

  财经媒体提到这个比率时,都无一例外地强调,这个是巴菲特最喜欢的衡量泡沫的指标,来自于他在2001年12月发表在《福布斯》杂志上的一篇重磅文章。但今天我要告诉你,这些财经媒体其实都没有仔细去看巴菲特的原话,所谓巴菲特指标超过100%,股市就有泡沫,完全不是巴菲特的原话。这个错误“以讹传讹“已经存在了很多年,很有纠正的必要。

  巴菲特在《福布斯》杂志上的这篇超长文章的核心是解释为什么美国国民生产总值GNP在1964年到1981年上涨了2.7倍,但同期道琼斯指数只涨了1点,而美国GNP在1981年到1988年只上涨了0.8倍,但同期道琼斯指数却上涨了9.5倍。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各国GNP和GDP的差距很小,各国主要公布GDP,所以用GDP取代GNP是普遍的做法。

  大家想一想,中国GDP过去十年高增长,但是A股上证指数过去十年基本没涨,是不是有点类似。将来中国GDP增速肯定会放缓,但是A股也有比较大的可能迎来较大的涨幅,过去我曾经多次解释过背后可能的原因。

  巴菲特认为,1964到1981年,美国的利率越来越高,而1981到1988年利率越来越低,是GNP和股市表现不同的主要原因。这一个判断其实放到今天也非常实用,低利率是支撑股市上涨的核心力量,哪怕GNP表现不好。

  在这篇非常长的文章结尾,巴菲特展示了一张图,计算了从1924年开始美股市值与GNP之比,他说“这可能是衡量股市在任何特定时刻估值水平的最佳单一指标”:当指标低于70%至80%,那么股市估值处于一个较合理水平,买入股票非常划算,但是,一旦这个指标超过200%,那么买股票就是在玩火。

  请注意,巴菲特完全没有提到当指标超过100%时,该不该买入股票,实际上,在这张图里,1924年到1995年,这一比率都低于100%。只有在1995年之后才超过。但是到2000年3月这个比率的最高点,也只有190%。

  由此可见,财经媒体把巴菲特衡量泡沫的指标定在100%其实并不符合他本人的原意。从表述来看,巴菲特其实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就是一旦股市估值比率超过70%-80%时,股市被高估,但是泡沫完全可能持续不破,一直冲到接近200%。

  1995年到2000年这一段股市泡沫时期,巴菲特的做法并非远离股市,他只是不买科技股,但仍然继续买入价值股。虽然那几年巴菲特持续跑输市场,但2000年泡沫破灭后,他又实现了王者归来。直到2007年,价值股的表现都好过成长股。

  如果大家都按照财经媒体的建议,把巴菲特指标达到100%作为卖出的时机,那么很可能会错过投资的好机会。假如我们回到5年前,也就是2015年8月,美股市值除以美国GDP就达到了101%。这里特别告诉大家,美股市值选用的是范围最广的Wilshire 5000股票指数的总市值。三年前这一指标为109%,而现在则是169%。远远超过100%,但是还不到巴菲特说的200%的玩火比率。

  在彭博公布的计算里,目前巴菲特比率最高的是中国台湾股市,达到414%,五年前是91%,一年前是104%,如果一年前就离场,恐怕现在感觉会很糟糕。

  中国A股市值与GDP的比率,在一年前是117%,但现在反而只有67%。坦率讲,看到这两个数字,我有些怀疑彭博的计算有误。

  如果对比巴菲特指标和其他一些常用的估值指标,可能会让大家更加不知所措。比如拿现在主要经济体大盘指数的每股价格除以未来一年预期的每股盈利,也就是前瞻市盈率,来看,现在除了A股和港股的比值低于过去15年的平均值,日本股市略高于平均值以外,美国、德国、英国、澳大利亚、印度的股市市盈率都已经处在过去15年的最高水平,都可能估值过高。但如果用巴菲特指标来衡量,德国、印度都显着低于100%,英国、澳大利亚接近100%。

  原本这篇文章并不打算对外发表,但是8月28日,我又看到很多微信圈在传被误读的“巴菲特指标”,提醒投资者留意市场泡沫。虽然是好意,但“以讹传讹”不应该鼓励。

  请大家记住,在投资上,没有单一指标是完美的,不要过多依赖听上去似乎最简单的估值指标,要重点关注利率走势和其他基本面指标。要记住巴菲特的智慧,在低利率环境下,即使GDP表现不佳,但股市有可能持续增长,泡沫可能维持的时间超过你的想象。未来充满不确定性,你仍然可以有所为有所不为。降低高估值国家和个股的配置比率,增加低估值国家和个股的配置比率,把业绩评估的目光放长远,是很不错的选择。

  (本文作者介绍:诺亚控股首席经济学家)

You May Also Like..

李迅雷谈中美股市比较:我们的发展潜力与方向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李迅雷   提升A股的开放度一方面需要提升A股的吸引力,另一方面可能需要与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项目开放的节奏同步。

尹中立:重视经济安全 并用"双循环"战略应对贸易逆全球化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尹中立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的主要议题是审议《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简称《建议》),会后习近平总书记在《求是》杂志上发表了《国家中长期经济社会发展战略若干重大问题》,通过这些公开的资料我们可以分析和判断“十四五”和未来更长时间里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点和思路。

WEY销量不足领克一半? 长城高端车频现发动机抖动等问题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王禁  2016年11月,长城汽车 旗下高端品牌——WEY横空出世,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亲自代言,并将自己的姓氏“魏”作为这个高端品牌的名字。以豪华高端为出发点的WEY一时间获得了不少青睐,旗下VV5和VV7两款车型还曾在2017年底月销双双破万辆,可好景不长,WEY的热销并没有持续多久,从2019年开始WEY便开始走下坡路。2019年全年,长城WEY一落千丈,同比暴跌接近30%。